首页
>齐文化>治国之道
晏子的“饰法”思想

发布日期:2004-10-09 13:59:00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  齐景公时,为了维持其统治,镇压此起彼伏的奴隶农民起义,统治者求助于重刑和酷刑。《晏子春秋》一书述齐景公“意使令”、“诛无辜”之事竟有十几件之多。射鸟,鸟惊而逃,景公竟要杀惊鸟之人;爱马,马暴死,竟要肢解养马之人,喜槐树,竟下令“犯槐者刑,伤槐者死”;久病不愈,求神无效,竟要杀死祭神占卜之官。以至人民动辄得咎,不堪其苦。鉴于此,晏子提出了“饰法”的改革主张。其核心问题是“谨听节敛”、“节欲中听”。
  一、强调君主持法与饰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
  “国无常法,民无经纪”。(《晏子春秋·外篇上》第十五)“群强臣弱,政之本也;君唱臣和,教这隆也;刑罚在君,民之纪也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外篇上》第十五)同时指出:“君不能饰法,参照群臣专制,乱之本也。”(《晏子·内篇杂下》第十四)“穷民财力以供嗜欲谓之暴,崇玩好,威严拟乎君谓之逆;刑杀不称谓之贼,此三者,守国之大殃也。……刑杀不称,贼民之深者。……三辟著于国,婴恐其不可以莅国子民也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谏下》)
  二、强调贪污办事,合理赏罚
  晏子强调依法办事,反对“意使令”。“左右所求,法则予,非法则否”,不许“左右所求皆诺”。(《晏子春秋·内篇杂上》第四)“言不中不言,行不法邓小平为也”。(《晏子春秋·内篇问上》第二十七)因此,“不因喜以加赏,不因怒以加罚”。(《晏子春秋·内篇问上》第十七)不能“信用谗佞,赏无功,罚不辜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谏上》第八)先王之立爱,以劝善于也;其立恶,以禁暴也,……利于国者爱之,害于国者恶之,故明所爱而贤良众,明所恶性循环而邪僻灭,是以天下治平,百姓和集。及其衰也,……顺于己者爱之,逆于己者恶之,明所爱而僻邪繁,明所恶性循环而贤良灭,离散百姓、危覆社稷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谏上》第七)晏子提出赏罚应以“利于国”或“害于国”为标准,而不应该以“顺于己”,或“逆于己”为标准,并且强调赏罚恰当与否,关系到天下治平与社稷危亡。归宿子强调赏罚一定要恰当、公平,“赏无功谓之乱,罪恶不知谓之虐,两者,先王之禁也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谏上》第八)同时指出,赏罚应交零星使用,既不能“少罚多赏”,也不能“肃于罪恶诛,慢于庆赏”。(《晏子春秋·内篇问下》第二十五)
    三、谨听(狱)节敛
  晏子强调要谨狱中听,谨慎地审理案件,中正地定罪量弄。认为这是关系到国家兴亡的大事,因此为人君者不可不重视。刑狱和聚敛是当时行政的两做成问题。“节欲则民富,中听则民安。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问下》第七)“慢听厚敛则民散,……谨听节敛众民之术也。”“轻罪恶省功,而百姓亲。”为此当权者要宽惠慈众。“刻上饶下,节上而羡下”(《晏子春秋·内篇问下》第十一),要求统治者“节欲”、“轻敛”和“省功”。
  晏子“饰法修礼,谨狱节敛”的法律思想,无论在当时,还是对后世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。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