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>志鉴理论
言简意赅 博古通今

发布日期:2017-11-17 15:53:20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——读康熙十一年沈荃高苑县志序

郑述瑜

内容提要:清康熙年间国子监祭酒沈荃为《高苑县志》作序,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讲述了高苑悠久的历史及其重要地位;二是简要介绍了志书的主要体例和特色;三是论述了方志的重要性和必要性。序文虽然只有短短的五百字,但是言简意赅,博古通今,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。

关键词:序言   高苑县  沈荃

一般来说序言的作用就是推荐作品,对作品进行实事求是的评价,介绍作者或书中内容涉及的人物和事情。但是由于作者不同,序言的内容也不一样,有的详实平和,有的胡吹乱捧,有的高屋建瓴,有的实事求是。最近读到康熙十一年沈荃为宋弼主修的《高苑县志》所做的序言,感觉到这是一篇言简意赅 气势恢宏的好序言。

序言一开头就说“邑必有志,犹一代必有史,一姓必有谱也。”[1]一句话点出了志书的重要性和历史地位,把志书与国家的正史,家族的家谱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。简而言之,就是一个地方必须有自己的志书,这样历史才得以延续,文化才得以广大,文明才得以传承。

随后,他说“高苑在青未为雄邑,然视莱潍诸邑则文明早被。田氏时乃为王都远郭,游览弋猎之地。齐之有高苑犹汉之有上林也。”[2]短短的句话写出了高苑久远的历史和在历史上的独特地位。这段话的意思是:高苑在青州诸县当中,不是最大的。但是比较莱州、潍州等地方历史更加悠久,文明更加早熟。春秋时期,齐国齐景公时这里就是国君的游猎之地,齐国的高苑就像汉朝的上林苑一样的重要。这写出了高苑一段久远的历史。高苑的前身是古千乘。《郡国志》记载:“高苑县北二十五里,古千乘县,以齐景公有马千驷,畋于青丘得名,县北有青丘乐,即今清水泊也。”齐景公是齐国的第26代国君,在位时间为48年(前547至490),齐景公在位时,齐国国力非常强大。齐景公又是一个好玩的君主,尤其爱好打猎,秋冬季节齐景公就带领大批人马到现在的髙青一带打猎。并在这里建设了一座城池,名字就叫千乘邑。《战国策》记载:齐闵王时,燕国乐毅伐齐,攻破齐国城池七十二座,千乘、博昌之间,血雨沾衣。就是指的髙青和博兴之间的地方。西汉置千乘郡,东汉为千乘国,经济繁荣,文化昌盛,为汉之名郡。

说完了高苑的历史,沈荃笔锋一转,开始写高苑县。他说“高苑幸得除荆棘、立城郭、置社稷、聚民人、列里闬、辟阡陌。广轮数千里,可当古一侯国。赋额二万,可当贵竹数郡。”[3]意思是:高苑立县以后,发展农业,建立城池,修葺庙宇,召集民众,设立村庄,建设道路,面积数千里,相当于古时的一个侯国,赋税二万,相当于贫穷地方的几个郡。查高苑县历史,清朝的时候,高苑已经没有数千里的面积。但是在唐宋时期,高苑却是数一数二的大县,幅员辽阔,地大物博。查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,唐宋时期,高苑属于淄州,淄州只有四个县,即淄川、邹平、长山高苑。高苑县的南邻是淄川县,中间这一百五十余里,就是高苑和淄川的版图。所以当时的高苑县北至现在的旧镇,南至现在的张店,南北一百五十余里。东临临淄,西临邹平,就是现在的邹平也有一部分是高苑县地盘,公元707年(唐景龙元年),曾经析高苑一部置济阳县,县治在今邹平县旧口,公元802年(唐元和十五年)又并入高苑县。可见当时的高苑县有多么大。

在宋朝的时候,高苑县曾于景德二年(1005年)在高苑置宣化军,领高苑县。军,是唐、宋时代的行政区划名称,与府、州、监同属于路。比县高一级,也就是说这一阶段(1006至1070年)高苑县升了一格,大约是享受地市级待遇。

这一时期高苑县境域南到张店,有历史记载可以证明。到元朝的时候,张店的商山也就是现在的黑铁山还是高苑的地盘。元朝人于钦所著的《齐乘》里面就说:“商山,临淄西三十里,今隶高苑,《齐记补》云南燕建平三年立冶,逮今鼓铸不绝。”而且,在清乾隆二十二年修撰的《高苑县志》中有这样一条记载:“南寄庄,距城南八十里,在商山之下,烟户仅十八家,东西南北四界俱临新城地,其隶于高苑也,不详所白。始相传兹地为苑邑杨姓庄田,想因高新分境时或以隐匿之故而遗留于此欤?”这条记载说明,直到清朝,商山脚下还有十八户人家属于高苑县管辖。新城县是元朝中期设立的,在此之前,高苑县的疆域一直到张店附近是确凿无疑的。

元朝设立新城县,除割了高苑县的南部以外,高苑县以西,大约现在的花沟镇(不含樊林)直到田镇都是新城县管辖。高苑县在小清河以南还剩有一个乡,名为南川乡,后来新城县把田镇划给高苑县,高苑县则把南川乡划给新城县。高苑县就成了一个东西五十里,南北四十里的小县了。

沈荃对高苑的这段历史是非常清楚的。

同时,沈荃没有对《高苑县志》做过多的介绍,因为宋弼的序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他跳出志书,从历史的角度阐述志书编修的不易。“夫政事文学自古难兼。朱邑治桐乡,卓茂治密,政绩炳矣,而著述阙然。至于华阳国志,陈留耆旧诸书,又皆邑人所自葺,而与为政者无预。采臣乃兼有之,岂非异才。”[4]他说:自古以来政务与编书就很难兼顾,朱邑治理桐乡,卓茂治理密州,政绩都很好,但是没有编修志书;而《华阳国志》《陈留耆旧》等书,又不是官方所修。宋弼做到了政绩与文学并重,难道不是异才吗?朱邑字仲卿,西汉庐江人。年轻时在桐乡做官,廉平不苛,政绩斐然爱。卓茂,也是汉朝人,做密州令“劳心谆谆,视人如子,举善而教。”[5]。朱邑与卓茂都是好的官吏,却没有编史修志;《华阳国记》是一部专门记述古代中国西南地区地方历史、地理、人物等的地方志著作。体制完备,内容丰富,考证翔实,史料可靠,是研究古代西南地方史和西南少数民族史以及蜀汉、成汉史的重要史料;《陈留耆旧传》是我国第一部记载一郡先贤嘉言懿行的专书,汉议郎圈称撰。这两部书虽好,但都不是为政者所为。这段话一方面是称赞宋弼的才干,另一面也是意在说明执政者不仅要有好的政绩,也要注重文化建设,注重编史修志,传承文明。

随后,沈荃插了一个插曲,他说“因念宋氏之于著述素所擅长,采臣弟峩修简臣,薄宦于鲁,修阙里广志以呈合肥龚端毅公,公大为击节,书遂传世。余才望不及合肥,虽为玄晏讵足重采臣乎?”[6]意思是:知道宋氏擅长著述,宋弼的弟弟宋简臣在曲阜做官,编修了一部《阙里广志》,送给龚鼎孳看,龚很赞赏,为之作序,书籍流传很广。我才望不如龚鼎孳,虽然执掌礼教(沈当时为国子监祭酒)难道不能满足宋弼的要求吗?这段话不但带出了另一部志书《阙里广志》,而且说明了序言的重要性,一篇好的序言会使一部好书流传的更广。

最后,他说“顾天下有不朽而采臣从事其二,取之造物者,可为奢矣。”[7]古人所说的能够永垂不朽的有三件事,一是立德;二是立言;三是立功。立言就是著书,立功就是政绩。再一次强调志书的重要性,与开头相呼应。

一篇只有五百字的文章,内容丰富,博通古今,言简意赅,气势恢宏,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序言。

  注:[1][2][3][4][6][7]引自康熙十一年《高苑县志》

[5]引自《后汉书·卓茂传》

附:康熙十一年沈荃高苑县志序

邑必有志,犹一代必有史,一姓必有谱也。高苑在青未为雄邑,然视莱潍诸邑则文明早被。田氏时乃为王都远郭,游览弋猎之地。齐之有高苑犹汉之有上林也,上林虫鱼鸟兽以至一草一水,司马相如悉入宫商经纬而赋之。高苑幸得除荆棘、立城郭、置社稷、聚民人、列里闬、辟阡陌。广轮数千里,可当古一侯国。赋额二万,可当贵竹数郡。而誌载荒略,使一邑之奇人名士、忠孝节烈、文章尔雅淹没不传,岂齐无人乎?得无司马相如所笑。吾友宋君采臣以愷悌之政噢呴一邑,讴歌之声达境外,民和讼简,公余多暇。乃取邑志修之,凡分野、山川、土产、风俗、财赋、贡献、古迹、沿革、名宦、乡贤、畸人、烈女、仙释、艺文犁然毕备,典雅有法,详瞻而不芜,使好古者有所考而憲古者有所劝诫,是良史也。夫政事文学自古难兼。朱邑治桐乡,卓茂治密,政绩炳矣,而著述阙然。至于华阳国志,陈留耆旧诸书,又皆邑人所自葺,而与为政者无预。采臣乃兼有之,岂非异才。因念宋氏之于著述素所擅长,采臣弟峩修简臣,薄宦于鲁,修阙里广志以呈合肥龚端毅公,公大为击节,书遂传世。余才望不及合肥,虽为玄晏讵足重采臣乎?顾天下有不朽而采臣从事其二,取之造物者,可为奢矣。康熙丙辰二月初吉赐进士第国子监祭酒华亭沈荃题。

 

作者:郑述瑜,高青四中退休教师,现在史志办帮助工作。

联系电话:15953318074  邮箱:732476281QQ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