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>历史文化村镇>临淄区
窝托村

发布日期:2017-03-15 13:55:59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  辛店街道窝托村位于辛店街道办事处驻地西6公里,东临大武社区,西靠上庄社区,北近胶济铁路。

  窝托村村碑有如下碑文:窝托庄位于胶济铁路东风站以南半公里处,初名窝铺庄。战国时齐之赘婿淳于髡葬于此。为淳于髡筑墓者所住窝铺,墓竣工后有人留此定居,故取名“窝铺庄”。

  1950年5月,窝托属淄川县十一区大武乡。1958年10月,属淄川区南仇公社。1965年5月10日划归张店区大武公社。1969年12月,大武公社划归临淄区,该村随属。2001年3月,大武镇与辛店街道合并,该村随属辛店街道,称窝托社区。

  窝托冢北近窝托社区民宅24米,墓冢封土高32米,南北200米,东西250米,占地面积5万余平方米。因墓葬高大,当地群众称之为“窝托冢”、“驸马冢”、“相公冢”,都认为是战国时期齐上大夫稷下先生淳于髡墓葬。

  战国齐威王执政时,淳于髡是齐国大夫,因犯罪而受过髡刑(剃光头发的刑罚),故名淳于髡。淳于髡学识渊博,能言善辩,善于运用隐语进谏。时齐威王嗜酒成癖,常通宵长饮,疏于朝政,国家危殆,文武百官倍感不安,却无人直言进谏。淳于髡欲寻机规劝。一日,齐威王邀淳于髡宫中饮酒,淳于髡手指酒席对齐威王说:“陛下,有人议论,这酒宴是庶民的血汗骨肉变的,不知有无道理。”齐威王说:“此话有理,现境内安宁,国富民强,喝点酒算什么?”淳于髡说:“古人云,酒极则乱,乐极则悲,万事尽然。朝内政卿大夫,各国诸侯若效仿陛下,嗜酒成风,误国事,违民意,酒干肴尽,必赋徭加重。夷民负重难忍,怨声载道,怒不事主,背向而行,遇诸侯并侵,齐国又将如何?”齐威王听后点头称是。

  成语“一鸣惊人”,也是淳于髡以隐语规劝齐威王的故事。某日,淳于髡对齐威王说:“城中有大鸟,落在大王庭院里,三年不飞不鸣,这是什么鸟?”威王答曰:“此鸟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;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”。于是威王幡然醒悟,整顿朝纲,赏罚分明,发兵御敌,诸侯惊恐,纷纷归还侵占的齐国土地。

  窝托冢发掘。1978年秋,为配合胶济铁路东风站扩建工程,经国家文物主管部门批准,山东省考古研究所与淄博市博物馆一起对窝托冢进行勘探和发掘。墓冢内发掘清理5个陪葬坑,主墓室为长方型,竖穴为“中”字型,墓口长约42米,宽约41米,墓室深约17~20米。墓室各有一条墓道,南墓道长63米,北墓道长39米,道口宽15米。北墓道两侧各有一个陪葬坑。经发掘清理,仅陪葬坑高出地面的殉狗坑、车马坑、武器坑、器物坑四处就出土了大量文物。这些文物有陶器79件,铜器6751件,铁器410件,银器131件,铅器994件、漆器136件、骨器311件,累计12100余件。其中矩形铜镜、鎏金花纹银盘、金铜戈、铁甲、鎏金熏炉等,是难得的稀世珍品。如此巨量的文物出土,是山东省重要考古发现。从窝托冢出土遗物的形制、纹饰、组合、铭文方面观察,具有西汉初期的特点,有的尚保留战国晚期的遗风,所以把随葬器物坑的年代推定为西汉初年。专家认为窝托冢不是淳于髡墓,应是汉齐王墓。

  文物鎏金熏炉文物龙纹矩形铜镜汉高祖六年(前201年),刘邦为巩固政权,把长子刘肥封为齐王,都临淄。汉齐王国在西汉初年国力强盛,地位显赫,常以天子之礼称制。窝托冢封土高大,葬物丰富,且随葬器物中有秦朝宫廷的遗物,经初步判定,这座墓极有可能是刘肥墓。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